yabovip222

  南看台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流淌着黄色的血液。30岁的路德维克已经连续16年没有错过任何一场多特蒙德的正式比赛。在他的世界里,多特蒙德高于一切,朋友、同事或者家人的地位都排在球队之后。就连祖父母的金婚纪念日,他都会因为要去看球而缺席。“不过大家都能理解我,没人觉得我不正常。”

  A、B、C、D四个球迷原本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16年前为了能够同去南看台看球,发动身边的家人朋友一起申请季票。最终ABC三人以及A的父亲中签,没有申请到球票的D就一直在使用A父名下的季票。开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后来随着多特蒙德的成绩越来越好,除了固定的德甲联赛之外,德国杯赛和欧冠比赛的球票都要额外从季票的账户里扣钱,为了减少来回转账的麻烦,D希望A父能将季票转到自己名下,却遭到A的拒绝,因为A打算以后把这张票留给儿子。谈判崩溃,D又不愿再等上三年五载,一纸诉状把A告上了法庭。D的律师认为,虽然这张季票当年仅达成口头协议给D使用,但是这么年以来,实际使用人确实是D,所以D有权要求A把季票如约转给自己。尽管最终结果仍未宣判,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十几年的友谊因为一张南看台的季票已经走到尽头。

  也许大多数球迷并不能复制大十字的成功,成为一名出色的球员。但是对他们而言,能够站在南看台上,已经足够。今年70岁的老球迷格拉夫骄傲的告诉记者,从1974年威斯特法伦球场正式投入使用的那天起,自己始终站在这里,一晃40年过去了,位置从来没有变过。 那40年前的南看台是什么样子?格拉夫的回答令人吃惊:“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今天我走过的看台台阶,跟我74年第一次看球时走过的一模一样,就连我现在靠着的这根扶手,都没有换过。”

  这是一种多么难得的坚持。自从1989年希尔斯堡惨案之后,英足总取消了英超所有球场的站席看台,安菲尔德球场里那座曾经的KOP看台只能永远的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但是多特蒙德的南看台却始终矗立在威斯特法伦球场。南看台的球迷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里的安全性,他们像信任球队那般信任南看台。事实也的确如此,布瑞塔从2001年起在南看台看球,她从来没有见过身边发生任何危险的情况,在她眼中:“南看台的球迷都会互相照看,就算有人不小心一脚踩空跌落看台,周围的人也会迅速把他扶起来。站票虽然没有具体的座位号,但是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没有争抢的必要,危险从何而来?”

  多特蒙德球迷通常会提前45分钟入场,观看球队热身,加上90分钟的比赛时间,还有15分钟中场休息,一场比赛至少要两个半小时。为什么有座不坐,要一直站着? “对啊,就是这样,” 球场负责人克普斯基早已习以为常,“人人都想去南看台。”

  南看台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流淌着黄色的血液。30岁的路德维克已经连续16年没有错过任何一场多特蒙德的正式比赛。在他的世界里,多特蒙德高于一切,朋友、同事或者家人的地位都排在球队之后。就连祖父母的金婚纪念日,他都会因为要去看球而缺席。“不过大家都能理解我,没人觉得我不正常。”

  同样怀念过去的还有多特蒙德现役球员凯文·格罗斯克罗伊茨:“我4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到南看台看球了,一看就是15年。”因为名字拗口,中国球迷都喜欢亲切的称呼格罗斯克罗伊茨为“大十字”(按照文字直译)。这位1988年出生的大男孩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多特蒙德人。凭借着在俱乐部的稳健发挥,大十字毫无悬念地出现在德国队刚刚公布的即将参加巴西世界杯大名单。

  虽然这里没有舒适的座位,也没有先进的顶棚,但是置身于此,你可以找到最纯粹的足球魅力。不论你是普通工人、退休老人、医生、工程师还是大学教授,南看台会让你忘记足球之外的一切。站在这里,你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最忠诚最热血最疯狂的多特球迷。当多特蒙德破门得分时,整个南看台只剩下排山倒海的呐喊,以及漫天飞舞的金色彩带,“就算旁边的人臭的要死,你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也许你们根本就不认识。”

  也许大多数球迷并不能复制大十字的成功,成为一名出色的球员。但是对他们而言,能够站在南看台上,已经足够。今年70岁的老球迷格拉夫骄傲的告诉记者,从1974年威斯特法伦球场正式投入使用的那天起,自己始终站在这里,一晃40年过去了,位置从来没有变过。 那40年前的南看台是什么样子?格拉夫的回答令人吃惊:“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今天我走过的看台台阶,跟我74年第一次看球时走过的一模一样,就连我现在靠着的这根扶手,都没有换过。”

  平时空旷的南看台与普通的青灰色水泥台阶并没有很大差别。然而每逢比赛日降临,球迷们从四处汇集而来,放眼望去,整面黄黑相间的人墙巍峭屹立,颇有气势。南看台之所以能营造出如此非凡的效果,与它独特的结构密不可分。这座神奇的看台横宽100米,纵深52米,上下落差40米,高达37度的倾角完全符合冬奥会跳台滑雪的标准。要知道,你可以从35度-40度的跳台助滑道上获得110公里/小时的起跳速度。

  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德甲越来越多的球场都在逐年减少站席的数量。按照多特蒙德俱乐部老板瓦茨克的说法,如果把南看台的站席全部改成坐席,多特蒙德每年至少能增加350万欧元的收入(相当于3000万人民币),“南看台是多特蒙德球迷文化的精髓,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远大于其他眼前利益,它会作为俱乐部的标志一直存在下去。”正是有了俱乐部的这种支持,南看台才可以如天上的明星一般恒久闪耀在威斯特法伦球场的最中心。

  同样怀念过去的还有多特蒙德现役球员凯文·格罗斯克罗伊茨:“我4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到南看台看球了,一看就是15年。”因为名字拗口,中国球迷都喜欢亲切的称呼格罗斯克罗伊茨为“大十字”(按照文字直译)。这位1988年出生的大男孩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多特蒙德人。凭借着在俱乐部的稳健发挥,大十字毫无悬念地出现在德国队刚刚公布的即将参加巴西世界杯大名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德甲越来越多的球场都在逐年减少站席的数量。按照多特蒙德俱乐部老板瓦茨克的说法,如果把南看台的站席全部改成坐席,多特蒙德每年至少能增加350万欧元的收入(相当于3000万人民币),“南看台是多特蒙德球迷文化的精髓,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远大于其他眼前利益,它会作为俱乐部的标志一直存在下去。”正是有了俱乐部的这种支持,南看台才可以如天上的明星一般恒久闪耀在威斯特法伦球场的最中心。